僅存的藻礁區生態,面臨急速消失的危機

僅存的藻礁區生態,面臨急速消失的危機

 

 

桃園海岸北起竹圍漁港的南崁溪,南至觀音鄉大堀溪口近27公里的藻礁海岸,40年來的生態可說幾近瓦解。其背後的元凶正是大園、觀音兩大工業區、各小溪沿線工廠以及海岸人工化的消波塊與防汛堤。早年這些工廠肆無忌憚,把違規的廢水排進溪流,溪流匯聚之後就荼毒了河口與海洋。近年來國人環保意識高漲,各地居民自力救濟組巡守隊守護河川,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法業者改為利用暗管在夜間偷排。而政府公權力也不彰,致使這些不肖廠商持續逍遙法外,桃園的海岸生態也始終沒有修復的機會。

 

2001年,東鼎公司以填海造陸方式打造觀塘工業區及其港口,不久大潭火力發電廠開始運轉又建築了入水、出水兩座導流堤,四大突堤和突堤效應造成的淤積,再把約3公里的藻礁區活埋。如今僅存於觀音新屋交界約4公里的觀新藻礁區尚有殼狀珊瑚藻持續造礁成長。這塊藻礁區無疑也是桃園海岸的最後淨土,它的存亡已經成為桃園海岸未來發展的指標。如果影響觀新藻礁區生長的因素能被有效排除,則北桃園海岸的死寂也將因此起死回生;若是無力守護,則正式宣告桃園海岸全面淪亡。

 

不幸的是,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內的藻礁,目前也因工業污染和突堤效應造成的漂砂覆蓋,導致生態急速萎縮中。根據特生中心劉靜榆博士12年來的觀察,觀新藻礁區的生態正以等比級數的速度消失中。保育類動物唐白鷺幾乎完全失去蹤影,原先遍佈生長的牡蠣也只剩下被藻礁膠結過的殘骸;兇猛酋婦蟹、達氏短槳蟹這兩種藻礁區最常見也較耐汙的大型蟹類雖然還可以看到,數量則明顯減少中。

  

桃園海岸北起竹圍漁港的南崁溪,南至觀音鄉大堀溪口近27公里的藻礁海岸,40年來的生態可說幾近瓦解。其背後的元凶正是大園、觀音兩大工業區、各小溪沿線工廠以及海岸人工化的消波塊與防汛堤。早年這些工廠肆無忌憚,把違規的廢水排進溪流,溪流匯聚之後就荼毒了河口與海洋。近年來國人環保意識高漲,各地居民自力救濟組巡守隊守護河川,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法業者改為利用暗管在夜間偷排。而政府公權力也不彰,致使這些不肖廠商持續逍遙法外,桃園的海岸生態也始終沒有修復的機會。

 

 

中油觀塘工業區港的開發將是壓倒駱駝最後ㄧ根稻草!

2017/09/14 國立教育廣播電台-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陳昭倫研究員談藻礁

 

國立教育廣播電台於2017年9月14日,很榮幸的邀請到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的陳昭倫研究員來談藻礁珍貴性與迫切需要保育的緣由。

事實上全世界僅有的珍貴藻礁就在我們眼前,大多數人卻不認識它,放任開發單位無止盡的破壞,僅為了所謂「經濟至上」的狹隘思維,並且異想天開的想要透過移地復育與生態補償來復原被迫外的藻礁。然而藻礁一但被破壞,就再也不可能恢復。

想知道更多關於藻礁的故事嗎?請收聽陳昭倫研究員深入且精闢的解說。

 

註:如收聽時出現「此連線並非私人連線」時,請直接按「參訪網站」即可,本網站安全性無虞,也不會透露或是竊取您的安全資訊,出現此畫面只是因為我們沒錢買憑證.....